争夺抚养权败诉‧母抢走女儿2年‧父每週报案(雪兰莪‧巴生讯)一名建筑师申诉,他离婚后女儿归前妻抚养,之后他每次把女儿接回家,都发现女儿伤痕累累,有一次更发现女儿疑遭藤鞭插下体和肛门。不料,前妻反而报案指他性侵犯女儿,甚至上诉要求法庭禁止他照顾女儿。虽然法庭最终把女儿的抚养权判给他,但女方却公然违抗庭令,把女儿带走,迄今两年。他担心女儿受到虐待,2年来每週报警一次,如今报案纸已堆成半呎高,女儿却下落不明。这名来自巴生斯里安达拉斯的伤心爸爸李伟杰(32岁),週五在父亲李宽发(56岁)和母亲刘丽英(55岁)的陪同下,向行动党巴生北区支部求助。李伟杰与31岁刘姓前妻是于2004年闪电结婚,过后生下女儿李瑜馨(现年7岁)。女儿称遭母亲外公打他透露,他与前妻于2007年离婚并争夺女儿的抚养权。法庭先于2008年2月把抚养权判给女方,并允许女儿每两週3天可由父亲照顾。“在这两年时期,我每次接回女儿,就发现女儿伤痕累累,手、脚、颈和身体都是伤痕。家人怀疑女儿遭受虐待,可是每次与女方对质,对方都不予理会,令我们非常无奈。"他指出,女儿曾透露是外公、母亲及女佣打她。“女儿来我家时,不断哭诉小便疼痛,在我母亲追问下,女儿才说曾`被藤鞭打过’。母亲觉得不妥,马上带女儿到医院检查。"“医生验身报告指出,女儿的下体和肛门曾遭硬物插过,我家人非常震惊,女儿也因此住院了26天。"他说,家人马上向警方投报,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女方早于一週前报案,指他性侵犯女儿,只是警方没採取行动。“直到我报案时,警方才扣查我,让我坐了一天的`冤枉狱’。过后女方就上诉,要求法官取消我两週3天的照顾权。"疑致伤嫁祸霸佔女儿李伟杰指出,家人怀疑女方为了“霸佔"女儿,要女儿与父亲家人断绝关係,才会伤害女儿而嫁祸给他。家人对女方为了争夺抚养权而出此“下策"感到心寒。由于女方报案指他性侵犯女儿后,便要求法庭取消他原本每两週可照顾女儿3天的权力,令李伟杰有此联想。他说,他被污衊性侵女儿的案件最终不了了之,警方没证据起诉他。到了2010年2月,法官初判女儿暂时交由女方照顾,但男方一週可与女儿相处一天,每次10个小时,即从早上10时至晚上8时。“案件过后继续审讯,可是女方都不再上庭,我也没再见过女儿。法庭最终于2010年11月,以女方`弃权’为由,把女儿的抚养权判给我。"不料,法官虽发出庭令,女方却带走女儿失蹤,导致他两年多来失去女儿的消息,忧心不已。指福利局擅把女儿交前妻自从发生女儿疑遭硬物插下体和肛门事件后,福利局开始接手女儿的案件,并安排女儿暂时他处16天。令李伟杰费解的是,福利局过后没通知男方的情况下,直接把女儿送回女方家。李伟杰说,在女方第二次申请抚养权期间,他和家人只允许每週一天,在白沙罗一间购物中心的儿童乐场与女儿会面4小时。令家人伤心的是,他们连带女儿出去吃东西都不行。“她明明是我的女儿,我父母的孙女,为甚幺我们要遭到如此对待?这对我们非常不公平。"他说,每次家人探望女儿时,女方都大阵仗全家出动拍摄家人的一举一动,令家人感到不舒服。“所以,我家人也反拍女方家人的一举一动,有一次双方还因此发生肢体冲突,我的额头被刮伤。"孙女回家哭诉“婆婆救我"李伟杰的母亲刘丽英说,以前孙女每次回家都会向她哭诉:“婆婆,救我",令她心酸不已。“我们从来没想过要放弃孙女,可是,我的孙女人在哪里?"她说,为了迎接孙女“回家",早为孙女準备好一切,包括购买床祳和玩具,还订了机票要带孙女出国旅游,岂知一等就是两年多,不但机票泡汤,孙女也下落不明。刘丽英在记者会上出示一堆资料和照片,包括孙女何时回家、何时被带走及何时受伤等。当她谈到孙女的遭遇时,更数度哽咽,对孙女的关怀之情表露无疑。她也为孙女报读了小学一年级,而且获得录取,但孙女却不在。拒交出女儿持庭令也无奈李伟杰虽有庭令在手,但因女方不肯交出女儿,他无计可施,唯有自2010年11月开始,几乎每週到警局报案,如今报案书已累积了半呎高,可惜警方却没有採取行动。他说,由于女方住在甲洞,他每週都会特地驱车前往甲洞警局报案,现在连警员也当他是“常客"了。“女方公然违抗庭令,却逍遥法外,报警多年也没用,这根本不合逻辑。"直到最近,李伟杰对警方感到心灰意冷,决定不再报警,并在行动党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希望女方能交出女儿,只要女儿回来,过去的一切他都不计较。女方指男方不择手段抢女儿针对李伟杰的指责,本报致电他的前妻要求回应,发现女方的手机无法拨通。记者过后拨电女方的住家,一名拒绝透露身份的妇女接听电话,并否认男方的指责,反指男方不择手段要抢回小瑜馨。妇女强调,小瑜馨现在过得很好,拥有开心的生活,如今在一间华小就读,促请男方不用操心。她说,女方家人不知法庭已将小瑜馨判给男方,也从未接获法庭的通知或要求上庭供证,因此女方不可能现身法庭。“法庭官员或警察也从未上门找过我们,没人告诉我们瑜馨的抚养权已归男方。"她强调,男方不择手段和多次报案,其实为了抢回小瑜馨。法庭当初已把瑜馨判给女方,这清楚说明女方确实有能力照顾小瑜馨,男方无需担心。妇女说,福利局当初也直接把小瑜馨带给母亲,证明连福利局也认为女方才是最佳的监护人。女方发誓否认虐待小瑜馨询及小瑜馨的伤势,妇女矢口否认女方家人曾虐待小瑜馨,而且还在电话内向记者发誓,从来没毒打过小瑜馨或以硬物插下体和肛门。“我们曾带小瑜馨给医生检查,但证实小瑜馨并没受侵犯,如果小瑜馨有伤痕,也一定是男方家人造成的,不关我们的事。"针对其他提问,妇女以不知情为由拒绝回应。列黑名单被拒进入带走女儿李伟杰取得抚养权后,即前往女方位于甲洞的住家想要带走女儿,不料围篱保安亭已将他列入“黑名单",禁止让他进入。他相信这是女方的“杰作",避免女儿被他带走。他曾经要求友人前住女方住家查看,他也曾进入女方的住家範围,发现女方住家有停泊车子,但按门铃却没人回应。“我们也拨打对方的电话,但对方不愿回应,连亲友也不愿透露详情。"他说,女方拒签收法庭文件,因此律师也感到无奈,唯有把文件塞进女方住家的信箱。市议员:违庭令足构成罪行行动党巴生市议员陈志业指出,既然法庭已把抚养权判给男方,女方应遵守庭令把女儿交还给男方,否则就是藐视法庭,足以构成罪行。他说,他对李伟杰报案近两年,而警方却没採取行动一事,感到匪夷所思。“我将会协助李伟杰向警方了解详情。警方理应遵照庭令,把李伟杰的女儿送回他的身边,尤其是李伟杰已报案多次。"他促请女方主动交出女儿,那幺问题就容易解决了。‧2012.06.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