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设想过一旦支爆,香港,尤其我住得这幺靠近的元朗,会发生什幺事?首先,应该会有大量难民涌入,一车车下来太容易了,然后满布在马路、商场,再而…..这个画面想不到竟提前来临,不过换了人物,而且还带着武器。
 
寻晚(21日),我搭西铁回元朗,九点半下车,在商场老夫子餐厅吃晚餐,不断收到朋友的讯息,说有白衣人专打黑衣人,我前晚已看到十几廿个白衣人在鸡地集结,所以回家前早就换好白衣,看到隔邻穿黑衣的女士,提醒她,并说我有绿衣给她换,她好像早收到风,淡定说:「不用怕,佢地净会打后生仔,我都係阿婆啰!」
 
我吃完饭,十点廿分上穿梭巴,由西铁至天桥,到屯门高速公路口,两处有白衣人聚集,每处约有十多人,不过,没武器。回家看到上传的直播,在西铁站的乘客被打,我马上打三条九报案。时间是11:03分,连续七次都立刻断线。今天,我有机会问一位在三条九的朋友(下称周),让她为部门澄清一下,还他们一个公道。以下原句摘录:

999报案中心资料照片。香港警务处网页

陈:以下是我好奇,如属冒犯或机密,不必回答。九九九热线係咩情况下会不断断缐?究竟共有几条缐?以前有冇试过断线?

周:都唔係机密黎嘅,所有探访过我哋嘅人正常都会知。原则上未试过断线,只要你肯等就会有人应你,但你要肯不断听录音直至有真人回答。
 
陈:但係我寻晚打999唔係録音,而係即刻断缐。

周:我极相信係禁错掣,因为个电话掣係禁黎听,我地唔会用手攞电话筒,係用headphone,嗰个死人掣,係普通电话hand free个掣,一掂就会着,再掂就会cut,我试过n咁多次,只能在电话背后讲句唔好意思。
 
陈:但是我不断打喎,一次错,两次错,七次都错?咁容易错,咁D当事人咪好危?!佢哋好可能只有一次打999嘅会。

周:一般係因为太多calls,muscle memory引致。你哋唔等,我哋有时係会听空号,就会扫瞄两下(接线收线),连续几个就会有muscle memory。
 
陈:都冇得等,因为即刻断,咩係muscle memory?

周:即係冇通过?
 
陈:对,有纪录为证。

周:咁可能达到上限挂。
 
陈:好吧,任何999接缐生係咩情况下可以cut报案人条线?或者叫人「唔好出街」?

周:人手有限,最多12人同一时间听。寻晚嗰单case,我私下计过超过1200个calls,仲有其他人报其他警区嘅案,而元朗都唔係只报嗰一单case,所以嗰段时间收嘅calls比一哥讲嘅几百係超左差唔多1倍。而啲call有过百係话在电视见到…咁嗰啲人咁安全,叫佢惊就唔好出街其实係好正常。我收家暴嘅call都会叫佢地一定要哩埋,直到警察黎为止係一样嘅道理。

陈:一哥原来又真係唔知寻晚有几多calls喎,咁你哋cut线有冇咩守则要跟?

周:Cut 线守则……梗係有啦,打嚟唔係讲正经嘢,问极都只係闹唔比地址,太多重複嘅calls都会收线。(如果同一件案例有多人同报,除非你有新发展,否则我哋都话收到就会收线,因为每一个call除咗同你讲嘢,我哋仲要入电脑,再update警区。就算只答你一句收到了,我哋都要入电脑。)
 
陈:通常接到大单嘢(由你哋定义),要几耐先到现场?又有冇守则?

周:大单嘢唔係由我哋定义,係由事件自己定义,人多打嚟正常一定係大单嘢,服务承诺係新界15分钟,市区9分钟(通常大单嘢係山火,几百calls係好普通)。其实明知上面有过百人,得两个伙记会等增援。
 
陈:或者你哋咩都唔使理,收到call后一于由当值指挥官话事?

周:现场情况,一定由现场指挥官决定,因为得佢哋睇到。每区都有嘢做,唔够人只能找EU PTU帮手。但嗰晚搞中联办,已经预先调咗过去。EU巡逻车先有装备。PTU 係好大件事,啲人唔肯走,有可能引发事故先会调嚟(e.g. 连侬场叫嚣都会安排PTU)。
 
陈:我可唔可以咁话:寻晚我哋1200个人一齐打,就会jam线?

周:山火都係几百,嘉利大厦大火都係几百。寻晚係好夸。
 
陈:咁类似件事从来未发生过,都可以体谅,但以后若不改善就....

周:改唔到,我哋都唔够人。有无限线比我哋都唔够人听。
 
陈:你哋士气经过寻晚有冇受影响?

周:我消化咗好耐喇,要破案,如果市民合作,其实唔算难,净係我哋都安左cctv啦,何况做生意嗰啲。
 
陈:多谢你耐心与详细的回答。我都想你哋有机会澄清一下。

周:其实冇人问我都唔会答,免得越描越黑。

以上未必答到利君雅昨晚的问题,起码给出点细节与诚意,好过寻晚特首与一哥驴的回答,对不?后二者简直越搔越痒,怪不得利与一众记者动气。
 
不过,如果警民关係再不改善,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即使逃到民居,大门也会被撞破……?而这个画面首先还在元朗展开。别以为我危言,就前天下午,我若说你坐西铁,会被人暴打,你也不会信,对不?就像那位黑衣女士,她现在也不知怎样。

相关推荐